闻玉梅院士:特朗普用的“抗体鸡尾酒”国内早就做了


我们国家在前期抗疫非常成功的情况下,更加重视疫苗的研发,以提高群体免疫力。

我国是否因及时、有效地控制了感染,反而导致群体免疫力低下,而在应对新冠病毒再流行时处于不利局面?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病毒学家闻玉梅在接受“医学界”专访时表示,“我们不是通过得病来得到免疫力的,而是通过打疫苗,产生抗体,获得群体免疫力。为什么要通过得病而获得群体免疫呢?”她指出,所以,我们国家在前期抗疫非常成功的情况下,更加重视疫苗的研发。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所使用的“抗体鸡尾酒疗法”,更是闻玉梅院士的“拿手好戏”。在武汉疫情期间,就有多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接受“血浆疗法”效果显著的消息传出。当时,闻玉梅就提出,利用最新技术,将恢复期患者产生的特异性抗体的记忆B细胞制备成单克隆抗体,不仅不愁“数量”,安全性也相对更高。闻玉梅还表示,这一制备单克隆抗体技术应该很快可以成功。

闻玉梅院士在实验室/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医学界: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引起很大的关注,从目前已公开的特朗普的治疗方案来看,您认为有什么特殊之处?

闻玉梅:我们注意到,特朗普用的是好几种治疗方法,其中很重要的是,他用了激素,激素实际上是比较严重的患者才需要用到的,但是给他用了。

另外他还用了一个药,那就是瑞德西韦。我们知道,瑞德西韦这个药至少在我们国内还没有把它放在新冠肺炎的治疗方案上,可是美国认为它在减轻症状方面有一定的效果。

然后,他还接受了两个抗体的联合使用,也就是所谓的“鸡尾酒疗法”。这两个单克隆抗体 (单抗) 都是美国做的。其实这种疗法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和我们起初使用恢复期患者血清进行治疗的原理类似,不过恢复期患者血清里是混合抗体,还不够“精准”,因为人体的血浆成分是比较复杂的,有很多种抗体,恢复期患者既包括针对新冠的抗体,也会有针对其他病原体 (例如乙肝等) 的抗体。因此从恢复期患者的B细胞克隆出有中和新冠病毒作用抗体,不仅针对性更强 ,还可克服抗体来源少的问题。

医学界:这种抗体疗法将来会被普遍使用吗?中国国内是否也有类似产品的研发?

闻玉梅:这种方法现在国内早已有好几个单位在做了,其中有的企业,以及清华大学实验室的进展比较快,我们实验室也做了,就是从恢复期患者的血液里克隆出来效价比较高的中和抗体。

不同克隆的抗体虽然都具有中和病毒的作用,但免疫保护效果是有差异的,需要筛选,大家都在找最好的抗体,最终有可能某几个克隆的抗体效果特别好,最后可经过大规模生产以及临床研究后发展成为产品。

特朗普使用的REGN-COV2,是由REGN10987和REGN10933两个抗体组成的“抗体鸡尾酒”,这个名字是生产厂家再生元公司对抗体的编号。不同的抗体可针对的是不同的表位,一般是不会公布的,因为大家都有技术保密,这属于商业问题,但作为一项技术,它在中国已经比较成熟了,我国克隆的抗体也是可以大规模生产的。由于单用一种单克隆抗体治疗, 冠状病毒可能会出现逃逸变异,所以一般可联合2-4种不同的单抗联合治疗。

单克隆抗体是一种生物制品,要批准在临床上使用,还要走很长的路,还需要经过Ⅲ期临床试验。我估计在美国抗新冠病毒的单抗可能还没有正式完成临床研究,就给特朗普先用起来了。单克隆抗体疗法也有一定的副作用,比如有人会发生过敏反应, 或出现抗体依赖增强反应。

医学界:作为病毒学家,你认为人类对新冠病毒的了解到了什么程度?

闻玉梅:为什么这次新冠病毒的传播性特别强?特别快?这个病毒为什么可以侵犯很多脏器,包括神经系统、消化道、肝脏等,对于这些机理还讲不清楚,而只是看到一些现象,现在还找不出特别的答案。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大而复杂,其转录过程也较复杂,各种冠状病毒的不同基因组可以在其非编码区分别发生不同的变异,改变其调控功能;编码区又可以编码不同的功能蛋白;加上RNA病毒复制缺少校正 (proof reading) 过程,在自然界与动物体内复制过程中发生重组与变异的机会更高,因此可导致出现有新的病毒特性的毒株。要理解这些现象和病毒的生物学特性之间的关系,还要相当长一段时间。

医学界:你对新冠疫苗研发前景有何预期?它的安全性、有效性如何?

闻玉梅:我们国家是非常重视疫苗研发的,所以我们现在对五种不同的疫苗技术路线都进行支持。包括灭活疫苗;陈薇院士团队正在研发的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疫苗;还有就是核酸疫苗,包括RNA的疫苗和DNA的疫苗,也包括多肽疫苗。

疫苗研发是一个宏大的系统工程,包括研究、生产、安全性与有效性考核的一整套完整的过程。要让大众理解一个问题:就是疫苗跟药不一样,药是给患者用的,而疫苗是给正常人用的,所以就要比药物的研发过程更加谨慎,出于对疫苗安全性的要求,在疫苗的临床研究中需要参与试验的人数比较多,观察时间比较长,对于疫苗的效果,需要对各方面进行全面的考虑。它的审核程序,一般都是在几十万人使用的基础上,进行严格的数据分析。因此对疫苗研发要保持严谨、科学的态度。

无论如何,目前情况下,疫苗是唯一大家都公认的可以控制这个疾病的技术。现在各国都在加紧研发,而且国际上更需要通力合作,来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医学界:全球疫情将来的发展趋势如何?有人担心,国外都达到所谓“群体免疫”了,好像中国人因为防控得好,是不是反而让整个人群的抵抗力比较弱?

闻玉梅:那就靠疫苗啊!我们依靠疫苗,不就能够预防了吗?我们不是通过得病来得到免疫力的,而是通过打疫苗,就能获得同样的免疫力,能够产生抗体,那又何必要去得病呢?所以,我们国家在前期抗疫非常成功的情况下,更加重视疫苗的研发。

现在国外估计,全球疫情可能要到2021年上半年,形势会明显好转;大概到2021年下半年,新冠病毒才会慢慢地被控制,预计到那个时候疫苗的使用也比较广泛了,大家抵抗力也普遍增加了,它是一个慢慢缓解的过程。新冠疫情可能跟SARS不一样,不会一下子就没有了。这个病毒很狡猾,也很复杂,这些我们都得给公众要有一个清晰的解释。

医学界:近一段时间,各国都在防范疫情出现第二波,秋冬季来临之际,新冠疫情出现第二波反弹是可能的吗?

闻玉梅:可能。假如防御做得不好,再加上同时有其他呼吸道感染增多,如果大家都挤在一起,或者对戴口罩的习惯有所放松,就可能出现第二波疫情。当然,中国一直是很注意防御的,但是在国外疫情没有防控好的情况下,我们要对于输入性病例控制好,不能放松。所以,不能说我们中国就太平无事了。只要国外没有控制住,中国就不能放松。对病毒输入的防范,除了针对外来的旅行者,还有冷冻食品的包装也要注意,这些都可能成为传播途径。

总之,下一步,一是要看中国对国外输入感染的防控做得好不好;第二要看老百姓遵守国家的规定做得好不好;第三,就是要看疫苗是不是能够早点研发、生产出来。这几个因素如果都做好了,我们对新冠疫情就不必惧怕了!

专家简介

闻玉梅

1934.01.16- ,医学微生物学家。上海市人。

1956年毕业于原上海医学院,获医学博士学位。现任治疗型疫苗国家工程实验室名誉主任/教育部、卫生部医学分子病毒学实验室学术委员会委员,曾任中国微生物学会理事长/教育部卫生部医学分子病毒学重点实验室主任。1999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来源:医学界

作 者:张长清 王光跃

审稿:田栋梁

校对:臧恒佳

责编:从小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cuqh.cn

c9z5.cn

darv.cn

b7h8.cn

c8u1.cn

b7i3.cn

butp.cn

cwoh.cn

d3y6.cn

cmxo.cn

brci.cn

chvm.cn

dbmv.cn

c9x5.cn

dcvu.cn

bwep.cn

b1q7.cn

cgdv.cn

davj.cn

brme.cn

ckdo.cn

bweo.cn

c2q3.cn

bnvj.cn

c1m8.cn

bzot.cn

b9j8.cn

c7e7.cn

cgvb.cn

c9u5.cn

bunf.cn

cyjv.cn

cxgi.cn

a9z8.cn

cvay.cn

cxut.cn

cgix.cn

bpuh.cn

covd.cn

cxeu.cn

bvol.cn

bviu.cn

bnva.cn

cvzk.cn

bryo.cn

b5e5.cn

b6e1.cn

beoj.cn

d1e2.cn

b6i3.cn

b1y8.cn

bvdb.cn

daup.cn

biuq.cn

cvmq.cn

cvyg.cn

d6i1.cn

a6j2.cn

bxix.cn

d5z9.cn

ciql.cn

cufk.cn

b7t9.cn

bviq.cn

cjod.cn

dcur.cn

btud.cn

d1y5.cn

bpem.cn

cjmv.cn

c1e7.cn

byvp.cn

c5i6.cn

cvjb.cn

ctey.cn

cxil.cn

cyeu.cn

cizt.cn

b9r5.cn

bhur.cn